電話 : 852 - 8113 2070 Email : info@recyclebag.cc  facebook Facebook

中國紡織服裝行業可持續發展 離不開節能環保

印染行業作為節能減排、淘汰落後產能的主戰場,理應沖在最前沿。不管是國家政策的高壓、地方政府的引導、行業協會的指導,還是企業的自我覺醒,近年來印染行業在節能環保方面成績斐然,唱響了綠色發展的主旋律。根據2012年環境統計數據,在調查統計的41個工業行業中,紡織業廢水排放量23.7億噸,居第3位,化學需氧量排放量27.7萬噸,居第4位,氨氮排放量1.9萬噸,居第4位。十大水系監測的972個國控斷面中,Ⅰ~Ⅲ類、Ⅳ~Ⅴ類和劣Ⅴ類水質斷面比例分別為63.1%、25.3%和11.6%。其中主要汙染指標為化學需氧量、五日生化需氧量和總磷,遼河、淮河和海河水系均IV-V類和劣V類斷面總數超過50%。特別是在經濟發展較快的東部地區汙染最重。加強環境治理,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

“現在國家對印染的準入政策越來越嚴格,廢水間接排放標準提高到CODCr200mg/L,敏感地區甚至到了CODCr60mg/L;國家沒有把印染汙泥列入危險廢物名錄範圍,但在環境管理過程中,卻將印染汙泥作為危險廢物對待;廢氣、汙泥以及淘汰落後等處處都是門檻,不加大投入企業遲早被淘汰。”紹興一位印染企業老板介紹,今年以來近紹興地區已有90多家印染企業通過廢水排汙權抵押的形式,從銀行貸款16.6億元進行環保融資。環保袋

從《國家危險廢物名錄》、《紡織染整工業水汙染物排放標準》,到《印染企業環境守法導則》,環境的壓力一步步倒逼著行業轉型升級,印染行業洗牌在加劇。“實際上目前我國節能減排、環境保護的水平,在世界上並不低,包括排放標準也是高於歐美國家,為什麽對環境影響還是比較大?主要因為就是我們產業集聚度非常高,在很小的區域集聚了大量的企業,由於累計的效應,所以對環境的沖擊比較大。”中國印染協會會長陳誌華介紹,由於紡織染整行業是用水大戶,也是汙水排放大戶,目前在很多地方發展都受到了限制。

為了推介先進環保技術和經驗,加快行業節能環保步伐,中國印染行業協會自2006年便開始舉辦了“全國印染行業節能環保年會”。“每次環保年會我們都是針對企業在生產過程中普遍存在的有關節能減排問題、行業轉型升級遇到的一些關鍵共性技術進行交流和推廠。”陳誌華表示,近年來,整個印染行業的技術水平和產品水平都有了較大的提高,行業的先進裝備的比例不斷提拔,節能減排、清潔生產以及生態安全方面都在穩步推進。

在浙江盛發紡織印染有限公司產品展示間,一款特殊的軍用面料被擺放在顯眼位置,吸引了參觀人員的目光,這就是“納米功能性軍用面料”。“相比普通面料,該面料具有強度大、耐腐蝕強和透氣性好等特點,廣泛用於軍事服裝、設備制造。”盛發紡織董事長楊文龍介紹,僅這一款面料,一年就可以為盛發紡織帶來1億元的產值,占公司全年產值的1/4。

為了創新,盛發紡織毫不吝惜投入,投資1.5億元引進先進設備和技術人才,開發新型面料和印染技術;三顧茅廬找專家,與上海東華大學、西安工程大學等有實力、有研發能力的高校和科研院所建立產學研合作。並建立了堪比國家標準的實驗室—浙江盛發紡織印染有限公司院士專家工作站,為企業的科技創新註入了活力。“對企業來說,建立院士工作站是對轉型升級的一次倒逼。”在楊文龍看來,“創新,是解決今天的問題;創造,是為了明天的目標。”

很楊文龍一樣,很多印染企業都已積極投入到了這場“綠色保衛戰”來。因為他們堅信,只有科技的力量,才能改變企業的未來,拯救行業的發展。“紡織產業現在走在一個極其艱難的發展時刻,不僅受到原來紡織大國的擠壓,同時也要面對經濟發展中新興國家的競爭。隨著國家環保政策的不斷趨緊,印染企業必須依托產學研合作,走出科技創新的新路子。”中國工程院院士姚穆指出,印染行業可持續發展必須要堅持“創新驅動、質量為先、綠色發展、結構優化、兩化融合”這二十字方針。

相必很多人對今年吳江地區全部印染廠、噴水織機廠停產的事情還歷歷在目。由於當地環保部門在江、浙、滬交界太浦河飲用水源地檢測到銻超標,之後采取“果斷”行為,致使整個行業陷入恐慌。為此,東華大學教授奚旦立在發表《印染行業銻汙染對策和思考》時指出,紡織印染行業銻的來源主要是聚酯(滌綸原料)合成:對苯二甲酸與乙二醇合成時用300~500ppm三氧化二銻、醋酸銻或乙二醇銻作為催化劑;染整中阻燃劑3年前已基本不用銻化合物,染料、助劑中幾乎沒有,當地政府對印染企業的做法實在難以“茍同”。

同時奚旦立還公布了印染企業實測:銻100~500g/L,極個別超過1000g/L;噴水織機廠約為30~100g/L(1/4企業存在這種情況),進入集中汙水處理廠210g/L,出水80g/L。“希望有關部門和組織及時查明真相,給印染一個公正的答複。此前是壬基酚事件,現在銻汙染,以後出現了汙染怎麽辦?萬不能因噎廢食,搞一刀切。” 雖然目前我國印染行業與國際上現有最佳技術、設備的物耗、能耗還存在一定差距,但不能否定印染行業近幾年來取得的成績。

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副會長孫瑞哲在介紹我國紡織行業“十二五”中期評估報告時指出,2012年規模以上紡織企業綜合能源消耗6174萬噸標準煤,較2010年下降4.2%,單位增加值能耗、二氧化碳排放強度指標較2010年下降幅度均為25%,已完成《規劃》目標;減排部分指標受統計調整無法進行連續比較,據估算2011年紡織工業單位增加值用水量較2010年下降29.8%,也基本完成《規劃》目標。

“事實上,印染行業在技術、設備、管理等方面還有很多潛力可挖,特別是在加快產業結構和產品結構調整方面。如提高針織產品比例,則會有利於整體能耗降低。據粗略估算,單位產品節能將會提高8%~12%,而混入全部產品整體節能率則會提高2%~6%。以及新技術、新工藝的逐步完善、推廣,如推廣冷軋推技術能夠節能30%。”奚旦立表示,如果2011年~2015年改造投資以年425.2億元計算,2016年~2020年改造投資以年356.4億元計算,其中由於增產而利潤增加改造投資平均每年300億元左右,紡織行業本身將難以消化,需要國家給予相當力度的鼓勵政策,特別是減免一定比例所得稅、營業稅,技術改造給予資金支持等。

如今不管是印染企業,還是印染集群地,紹興、石獅等都加大了環保的力度和速度,使綠色印染蔚然成風。而環保問題不是一個企業、一個行業所能解決和實現的,因此必須要多方面聯合,整合資源,集成發力,才能拳打一處,實現行業可持續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