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 : 852 - 8113 2070 Email : info@recyclebag.cc  facebook Facebook

環保部時隔11年重啟綠色GDP

近日,環保部官方網站發布新聞,宣布重新啟動綠色GDP研究工作。一石激起千層浪。各媒體和網站紛紛發表了“時隔11年重啟綠色GDP”“此前十余年無進展”等消息。綠色GDP之所以引發媒體的深度關註,是因為綠色GDP是當年橫空出世、同時引發巨大追捧和爭議,然後又突然消失的新聞事件。它的出現、消失和複出,某種意義上也代表了中國環保制度建設的一段重要進程。所謂綠色GDP,其基本內涵是把經濟活動過程中的資源環境因素反映在國民經濟核算體系中,將資源耗減成本、環境退化成本、生態破壞成本以及汙染治理成本從GDP總值中予以扣除。這樣一種核算方法顯然可以更為全面地反映經濟社會生態發展的真實狀況,也是環保制度建設與生態體制改革的一項重要探索。

綠色GDP的研究可追溯到2004年。時任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的潘嶽是這項研究的主要推動者。當年3月,國家環保總局與國家統計局啟動了綠色GDP研究項目,潘嶽與時任國家統計局局長的李德水共同出任項目領導小組組長。曾經掀起“環評風暴”的潘嶽表示:所有行政為主的“風暴”都不起長久的作用,綠色GDP與環境經濟政策這類的制度建設才是根本解決環境問題的良方。在這樣的思路下,綠色GDP一路高歌猛進:2005年,北京、天津、河北、遼寧等10個省、直轄市啟動了以環境汙染經濟損失調查為內容的綠色GDP試點。2006年9月,上述兩部門聯合發布了《中國綠色國民經濟核算研究報告2004》,這是中國第一份也是迄今為止唯一一份被公布的綠色GDP核算報告。

轉折點也在此時到來。國家統計局一度公開表示“我們有必要計算綠色GDP嗎?”各地方政府也傳出“綠色GDP不符合中國實際”的爭議聲音。今天看來,個中原因較為複雜。一方面,在客觀核算方面,“技術難度”是不容回避的,例如,資源環境因素、環境破壞成本與治理成本的市場化定價,就是一個容易引起爭議的技術問題。另一方面,唯GDP至上的政績觀曾一度占據主流,很多省市對綠色GDP采取了觀望態度。2008年。隨著美國金融危機的爆發,國內大規模經濟刺激和產業促進政策的大規模推出,綠色GDP更是徹底淹沒在一片建設熱潮之中了。環保袋

時隔九年後的2015年春天,環保部宣布重啟了綠色GDP研究。這次重啟是在一個關鍵節點上——清華大學校長陳吉寧出任環保部長剛一個月。在短短的一個月里,陳吉寧動作頻頻,宣言強力執法、整頓環評、約談地方政府行政長官,讓公眾看到了鐵腕治汙的新希望。作為環保專家,陳吉寧顯然對於制度建設與生態體制改革有著清晰的思路。在入主環保部之前,作為全國人大常委的陳吉寧就曾公開倡導,應當建立國家環境統計制度,弄清楚到底哪些地區在進行綠色發展,哪些地區沒有綠色發展。環保部如今再啟綠色GDP,是肯定了當年從制度建設入手的思路,為環境治理從總量控制到質量總量平衡控制的轉換提供政策設計與體制創新。

啟動綠色GDP研究,可以看作是環保部新班子貫徹落實中央關於環境保護最新指示和要求的具體體現。2015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指出,著力破解制約生態文明建設的體制機制障礙,以資源環境生態紅線管控、自然資源資產產權和用途管制、自然資源資產負債表、自然資源資產離任審計、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和責任追究、生態補償等重大制度為突破口,深化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盡快出臺相關改革方案,建立系統完整的制度體系。

2013年12月,中組部印發《關於改進地方黨政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政績考核工作的通知》,規定不能僅僅把GDP作為考核政績的主要指標;中央有關部門不能單純以GDP衡量各省份發展成效;地方各級黨委政府不能簡單以GDP評定下一級領導幹部的政績和考核等次。這是一個重大的變化。GDP指標當然要堅持,但已不再是唯一的主要指標。2013年底,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首次提出,建立生態環境損害責任終身追究制。這是中央首次希望通過資源價值量化倒逼生態文明建設,這無疑與綠色GDP對資源環境成本的定價評估是高度一致的。

據環保部政策法規司司長李慶瑞介紹,重啟的綠色GDP研究和當年相比,有了巨大的創新。在內容上,增加以環境容量核算為基礎的環境承載能力研究,摸清“環境家底”;在技術上,克服前期數據薄弱問題,充分利用衛星遙感、汙染源普查等多來源數據,構建支撐綠色GDP核算的大數據平臺。可是說是從1.0升級成為2.0。目前的綠色GDP2.0項目,仍然由歸分管政策法規的副部長潘嶽指導。在推動新《環保法》出臺之後,綠色GDP2.0也將成為這位環保制度建設者的新著力點之一。

事實上,從綠色GDP1.0升級到綠色GDP2.0的九年間,當年的綠色GDP小組,即便在擱淺的狀態下,也一直默默堅守對環境制度建設的思考、研究與實踐。當時的專家組成員、中國環境規劃院副院長王金南就曾表示,“在環保部,綠色GDP核算一直就沒有中斷過”。而一位多年前曾從事環境報道的資深記者,在看到環保部重啟綠色GDP研究的消息後,在微博上感慨,“做事的人,真不易。”綠色GDP2.0主要包括四方面內容:一是環境成本核算,全面客觀反映經濟活動的“環境代價”;二是環境容量核算,開展以環境容量為基礎的環境承載能力研究;三是生態系統生產總值核算,開展生態績效評估;四是經濟綠色轉型政策研究,結合核算結果,提出中長期政策建議。

盡管綠色GDP至今仍是一個正在研究、有待成熟的項目,是基於對現行經濟核算體系的有益補充而非否定,但是公眾期望,這種制度建設與政策設計,會喚醒全社會對走可持續發展道路的認識,有助於中國走出目前的環保困境,再現藍天碧水。